ddaki

小学生文笔

[丹昏]烛语


啥都不会大皇子*牛逼哄哄侍卫

   
   1.
“景明殿着火了!”


“快来救火!”



黑夜中,皇宫尽头倏然明亮,火光照亮来的每一个人,水一桶接一桶地泼往燃烧着的巨大殿堂,半个时辰后,也没有丝毫想要减小的样子,火舌反而越来越大,外面一层的火焰从鲜亮的橙色变成了骇人的蓝色



“里面的人都出来了?”带头提水的小厮停下脚步,不敢再靠前,明眼人都知道,这火怕是浇不灭,再靠近一步就会被这只散发着高温的怪物吞噬



“出来了吧”旁边的丫鬟小声应答,周围环视一圈,瞳孔却忽然收缩



“朴皇子还在里面”她惊叫着提醒,想要引起身边人的注意



“就那个朴志训?那个废物皇子还在里面?哈哈。他死不死又没关系,他下边那么多兄弟姐妹们盼着他赶紧死呢”那带头的小厮却冷笑一声,并不把这当回事



丫鬟急了,骂道“权协,你良心是被哪里的恶鬼啃了?不是大皇子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吃垃圾!要不是大皇子看你可怜把你提进宫,你哪里来的这么好的待遇!”


权协脸一阵黑白,怒喝到“磪有情,我告诉你别给脸不要脸,你妈不知道跟哪个野男人生出来的种,生下来没爹还克妈,一个名都提不上的宫女在我眼前横什么横?服侍过几天那个废物就蹬鼻子上脸了?他给你什么好处了?”



磪有情一阵语塞,不知怎么接“我。我。我。我才不是野种,我爹是抛弃我跟我娘了,才不是什么野男人!我娘。。。。我娘她”说到一半就捂着脸,蹲在地上哭


人群开始骚动,人们都在低语



“这磪姑娘身世还真是可怜”


“权协未免太过分了吧,他错在先,反而大骂磪姑娘”


磪有情蹲在地上,两手捂着脸,断断续续地说“我娘......我娘不是我克死的,她说她不是我娘。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她一直把我往家外赶,还说让我赶紧跑,我们都以为是爹的是让她太伤心了,结果。。。那日我从集市赶回来。就见几个人站在我家里,他们面对着我娘,我娘身上都是血”

她当时吓的什么都想不了,扔下篮子,拼了命往城外跑,从天亮跑到天黑,也不知道跑到哪里了,看到旁边有条河,随便洗了把脸,瘫坐在地上,什么也想不了,只是开始哭,哭的感觉喉咙里溢出了腥甜

她面对着河,直勾勾地倒了进去

她醒来的时候,喉咙一点声音也发不出,眼睛肿的老大,她一睁眼,看见几个干净的姑娘站在她身边,叫她醒来,纷纷笑了,轻轻将她扶起,细心地嘘寒问暖


她一句话也没听进去,满脑子都是几日前母亲跪在血泊中的样子,喉咙发不出声音,她就咬着嘴唇,低着头开始流泪,好疼啊


不知道哪里疼,哪里都疼,跑的路上摔了不知道多少跤,腿上不用猜也是淤青遍布,直接倒在水中,身体受凉是必不可少的,咳嗽一下,整个内脏就一起抖动,疼的她用力咬住下唇


可是心真的好疼啊,就在她的胸腔内一抽一抽,她甚至感觉自己的心脏是不是漏跳了几拍,太疼了,疼的她想死


她身旁的小姑娘轻声告诉她,是大皇子带她回来的,她被大皇子带回来时,发着高烧,整个人缩成一团在抖,烧的整个人开始说胡话,大皇子一看大事不好,立马召了太医


她的命是回来了,她的魂早就死了



她的脸还在被不远处的大火照着,炽热又冰冷,没有人再上前了,他们也不会为了一个没有机会的皇子付出这种代价



大皇子朴志训是个废物,不仅是皇宫里,全天下都知道,他母亲吴氏本是第一任皇后,诞下他七年后因与宫外人有染,皇帝一怒之下直接赐予死刑


朴志训的母亲死了,天下人没了取笑的对象,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朴志训



姜义建比朴志训大三岁,是吴氏生前的好友所生,家中也本是大户人家,吴氏诞下一子后,缺一侍卫,皇宫中的人也都不放心,索性占了以前的好友,封了其子为侍卫


可以说,姜义建是看着朴志训长大的


皇后死那天,朴志训一人躲在皇后寝宫中,窝在角落,什么也不说的


睡了一觉



醒来的时候,得知母亲被斩首,也是面无表情地“哦”了一声,再无反应



这种事,又成了人们的饭后常谈



“那大皇子也是厉害,自己母亲被斩首,非凡不去看,还在宫中睡了一觉,等她母亲死后也毫无反应,到底是不是皇后的亲生?”


“你看他那双桃花眼还能像谁?他母亲不就是靠着那双眼睛爬上的皇后?呸,那种下贱的女人给我十个我也不会要”


“可吴皇后斩首那天也是冷静异常,只是强调自己从未做过不轨之事,会不会其中另有隐情?”


“管他有没有,反正跟咱们搭不上边,人都死了,还怕他不成?”


“这话不能这么说,死者为大,况且还是皇后娘娘,咱们还是积点口德吧”


人们就这么喋喋不休地讨论着这事


直到一个月后皇上重新立皇后,新的皇后姓叶,眉眼细长,唇红齿白,一副娇羞的模样站在皇上身边,眼神里净是妩媚


皇城的百姓又炸开了锅


“这哪是做皇后的样子?皇后是负责母仪天下,而不是迷人心窍”


“那眉眼一看就不是善茬,长得跟狐狸精似得,是来勾皇帝魂魄的?”


“吴皇后可比他好了不知道多少辈了,要我说,我宁可相信在外面有染的是这叶娇容,也不相信会是吴溪”


“是啊是啊,吴皇后看起来温文尔雅,眉眼看了就让人安心,这叶狐狸精上来了,皇城不知道会被她搞成什么样”


总有些先知会出现


半年后,果真出事了


叶皇后一口气杀了十七个百姓


据说是这些百姓不知天高地厚,硬是说她是狐狸精,她气不过,一口气把人全杀了


这算什么事啊,皇后是母仪天下的,不是杀人不眨眼的,就算被指着说是妓院里出来的女子,正常来说也不能吭声


这皇后终究是被宠坏了,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能耐,杀了十多个人还颔首前走


“皇后杀人了?”


“这还能配叫皇后?”


“那些人一点原因就被杀了,是不是快轮到我们了???我们的命就不是命了?就可以随意被人掌握了?”

人们的呼声越来越好,皇帝顶不住压力,将皇后打入了冷宫,虽说是打入冷宫,每天还是照样去看她,给她带最好的珠宝饰品,俨然不像一个罪人



百姓怎么知道这些,他们只知道皇后受了惩罚,进了冷宫,虽然觉得有点太过于简单,但是话不可以当面说,久而久之,就烂在肚子里了



皇帝怎么可能真的罚她?她原来身为贵妃时便怀有一子,皇上也早有立她为皇后之意,只是朴志训早了半年出生,这皇后,便是属于吴溪了


叶皇后的孩子,名为朴佑镇,是皇子里面的老二,做事效率很好,学习东西很快,就是有一点不行,特贪玩,下到捅鸟窝上到扰乱朝政


只要他想得到的,他都做得到



他是皇帝心中完美的太子人选,皇帝也安慰自己等他长大了就不会这么多祸闯了


朴佑镇不喜欢朴志训













tbc